dtedh

人生三大理想:
上天,搞狮,吃番茄

【乔王】简单爱

*大乔小王设    7岁年龄差
*百日乔王活动,感觉写短篇不太好,于是先发一个
*ooc有,结婚预警有
*单cp
*写的不好,emmmm重在参与嘛




乔一帆的妈妈的大舅的邻居的弟弟家有一个小孩。
由于邻居家的一系列情况,这个小孩到了他们家。
要说这个叫做王杰希的小朋友,长的俊俏而且乖巧听话。
就是两个眼睛不一样大。
特别明显。
可乔一帆就是喜欢他。


幼儿园。
当时乔一帆还上小学,5岁的王杰希一口一个一帆哥哥叫得特甜,可爱到爆炸。
不得不说乔一帆滤镜挺厚的。
其实当时是,
"一帆哥哥,我的牙刷不见了,帮我找一下好吗?"
王杰希看着毫无反应的乔一帆,歪头看了眼他。
"一帆哥哥?"
"啊啊,杰西抱歉,哥哥刚刚走神了。”
然后乔一帆发现他用错了牙刷。
嗯,没错正是杰西卡的。
"一帆哥哥。。。"
王杰希抽出自己的牙刷洗洗继续用。
乔一帆舔舔嘴角仿佛找到了初恋的味道。
导致乔一帆妈妈看到满脸通红的乔一帆,还以为他们打了起来。
不过辛好王杰希的表情正常。


小学。
王杰西2年级时和班上的黄少天吵了起来。
最后黄少天扬言放学别走,小树林见。
王杰西虽然听话但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
于是他给家里打电话说不回去了。
乔一帆一家怎么可能让他自己待在外面。
然后乔一帆主动请缨说去劝王杰希回家。
实则是代打。
乔一帆陪王杰希等了一晚上。
但是还是被放了鸽子。
最终乔一帆以约架是小孩子的游戏把王杰希劝回了家。
第二天黄少天道歉后再次约架被拒绝了。
理由是太幼稚。
毕竟一帆哥哥说他已经是个少先队员了。


初中。
王杰希对成绩开始极其重视。
据说他抗起了整个班级的大梁。
自己每天勤苦学习,好要抽出时间帮助同学,提高整体成绩。
拥有这么一个班长的老师经常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偏偏乔一帆当时成绩垫底,还把自己的好友兼大学霸高英杰带回家。
那个为期10天的假期里王杰希和他说过的话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大概是,
"杰西,辛苦了,要喝水吗。"
"不用了,给英杰哥哥吧"&"谢谢一帆哥。"
乔一帆感觉自己要失宠。
对此乔一帆表示下次高英杰不管怎样,他绝对不会再把高英杰带回家。
不过也不能怪他。
谁让他选错了专科。
幸好有叶修前辈的指点才让他在王杰希心里挽回了位置。



高中。
有女生向王杰希表白,并且表示不嫌弃他的大小眼。
王杰西以我哥哥也不嫌弃的理由拒绝了。
24岁的乔一帆被逼婚。
乔一帆笑笑说不急。
等他长大。



大学。
毕业后举办了场晚会。
同窗们的最后一次相处没有老师的参与。
于是他们都喝多了。
方士谦一把搂住王杰希的脖子唱"你的大眼睛,明亮又闪烁"时,
身旁的女生直接倒在王杰希身上。
众人立马开始起哄。
心累的王杰希最后还是把喝醉的女生送回了家。
王杰希走时女生一把拉住他。
"下雨了,在这睡吧。"
"家里还有人在等我。"
"谁啊?"
"我的哥哥。"
"……"
"也是…我的爱人。"



乔一帆是第二次与相亲对象见面了。
对方是个收音率极高的电台主播。
她比乔一帆小三岁。
长的很漂亮。
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
电影刚刚开始,乔一帆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来电人:王杰希。
乔一帆放小声音接电话。
他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抱歉,我要去接我弟弟了。
美女主播却掩嘴笑了起来。
她说,快去吧,祝你们辛福。
"谢谢。"



婚礼上两人穿着帅气的西装。
新郎高英杰挽着新娘的胳膊来到他们身前。
他先是与乔一帆撞了下肩,又和王杰希互换了一个拥抱。
乔一帆为得到辛福的好友感到无比喜悦时,高英杰却向他眨眨眼睛。
"该到你了。"他在离开前小声对乔一帆说。
乔一帆向他比个"ok"的手势,又握住王杰希的手笑得一脸幸福。


新娘的捧花准确地落到王杰希手上。
身旁的人们都满面笑容地看着他。
就好像是预谋好了一般。
花球上的一个点闪着亮光。
王杰希下意思地向里摸,圆环的触感让他微愣。
是一枚穿在丝线上的银戒指。
身旁乔一帆单膝跪地,挺直了身躯。
白色的西装完美地衬托出他身上的优点,而那股极其自信的气质透露出一股强大的魅力。
"杰西,嫁给我好吗?"
将近30岁的乔一帆声音依旧像刚过变声期的男生一般清脆,不同的是他的声音更加明亮有力。
王杰希稍微低了下头,耳侧有着明显的粉红色。
他抬头露出不常出现的灿烂笑容,眼睛里的万千星辰散出明亮的光。
"好。"

——————分割——————

乔一帆和王杰希两个人的婚礼在10天后如期举行。
乔一帆的家人并没有阻止,反而送上了真挚的祝福。
不知何时乔一帆的妈妈就没有再让乔一帆相亲。
也许是在她发现两个人总是无时无刻想着对方的时候吧。
他们始终是一家人。
即使性质发生改变。
乔一帆背着喝醉的王杰希坐上车。
司机转换了几首歌却不知听什么,最终换到一个收听率蛮高的音乐电台。女主播熟悉的声音传出,乔一帆微微一愣,嘴角却不控制地上扬。
"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是我一位朋友的婚礼,我很难过不能到达现场见证他们的爱情,所以我将在这里送上我的祝福。下面请允许我为他们点一首歌……"

"再一次感谢。"
乔一帆小声地说。
他俯下身撩开王杰希的刘海,在额头上印下一吻。
"……"
"我爱你。"

——————end——————





补:
他两是在大学交往的,表白过程不想写了……
时间段是按照王杰希的年龄算的。
因为乔一帆是哥哥的形象,所以小天使属性不明显。
点的歌就是题目,乔一帆说最后一句话正好对上歌词。
感觉全文都是助攻……


百日大概是(小乔×大王)+二乔炫妻
争取多点……

(´இ皿இ`)压力山大
@苏叶  都怪你!都怪你!























【亲子分】Sei La Mia Luce (上)

*大概中短篇
*写得不好请见谅
*架空设定,各种私设,ooc
*不多说,感谢观看

1.
    他是听着传说长大的。

    森林深处的白塔总是高高地俯视着大地,包括这个古老的小村庄。

    它和森林相依为命地存在了上百年,目送着人类转瞬即逝的生命。

     没有人知道它在何时存在与此,更无人知道它会在何时陷落崩塌,风雨亦或是时间都不能在它身上留下一丝痕迹。

     传说就是产生在白塔之上的。

     白塔的塔顶在夜晚会亮起一抹光,宛如北极星一般明亮,不管是云雨天的滚滚惊雷还是闪烁的星空,无不是它的衬托。

     老人们都说白塔中有个永生的守塔人,他拥有着一块无价的宝石,宝石上散发着世界最美丽的光,守塔人每个夜晚都会将宝石立于塔顶。

     月光下宝石的泪水将使生命得到永恒。

2.
     白塔上的光是安东尼奥一生的向往。

     从小他就会坐在山坡上,看着太阳西沉后塔上亮起的光芒。

     他经常会待到深夜等父亲来找他。

     不过有时父亲也会陪他一起坐到天亮。

     老费尔南德斯经常在那个夜晚给他讲各种故事。

     从东方古老的神秘国度到地下城中拥有极高智商的器械怪人。

     他说他走过整个大陆,却偏偏没走过家乡那片茂密的森林。

     他总会在天亮前摸摸安东尼奥的头,看着远处的白塔。

     安东尼奥能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极其向往的光芒,就像他自己眼里经常出现的一样。

3.
      刚刚烤好的面包散发出浓郁的奶香。
   
      安东尼奥深深地吸了一口周围的空气,他眯了眯眼睛,手不由自主地向盘子伸去。

      还未等他碰到盘子边缘,一股痛感便随之而来。

      “喂!安东哥哥,这是我第三次看到你偷吃了!”

      贝露琪皱着眉头看他,转身将面包递给收拾行李的霍兰德。

       安东尼奥揉了揉自己的手,眼光却随着面包移动到了霍兰德那里。

      "贝露琪,我真的饿了,而且你不用装那么多的,我有番茄就够了。"

      "安东哥哥!你进森林里可不能只带番茄!"

       安东尼奥的肚子很争气地发出叫声,他张大眼睛看向贝露琪,一把接住向头顶飞来的面包。

      "谢了,霍兰德。"他露出自己最灿烂的笑容。

       贝露琪叹了口气,"只能吃一个。"她说。

       安东尼奥把笑容转向她。

      "不过安东哥哥你真的要去吗?没有一个人到达白塔后活着出来。"

       我知道的。
  
       他在心里说。

       白塔上的光从未在任何夜晚消失,即使是父亲进入森林的那天。

       从那以后,山坡上只有他一个人,注视着依旧明亮的光芒。

       不过,

      "我要去的,贝露琪。”那是我做过无数次的梦。

       贝露琪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霍兰德拍了拍肩膀。

      "要小心。"

      他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递给安东尼奥已经装好的包囊。

     "谢谢你们。"

     他咬了一口依旧温热的面包,将浓郁的香气包裹到嘴中,幸福地眯了眯眼睛。

    他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但辛好有他们能来充盈那些美好的回忆。

4.
    不知走了多久才到达森林的最深处。

    安东尼奥身上到处是伤,但是辛好他从贪婪的哥布林手中抢回了自己的包囊,不然他可能都熬不过这个夜晚。

     树木茂盛得遮住了天空,月光细碎地洒到地上,还好白塔上的光仍然明亮。

     还有不远了。

     他收拾下身上的东西,继续向前走。

     白塔前有一片巨大的荆棘丛。

     安东尼奥拿斧头砍了几段,干脆直接走了进去。

      他的斧头虽然锋利,但仍挡不住荆棘的长刺刺进他的骨肉,划破他身上刚刚结痂的伤痕。

     穿过荆棘丛后,他直接变成了一个血人。

     眼前的景色却使他瞪大了眼睛。

     波光粼粼的湖泊上倒映着一轮弯月,月光草照亮了周围的一切,湖中银白的小鱼轻轻摆尾带动起一波波涟漪。

      萤火虫飞到他的面前。
  
     他抬头看见了那座白塔,上面的光明亮到好像能照亮整个夜空。

     他激动地跑到桥上,不顾身上的疼痛,着魔般跑向白塔。

     "喂,你!给我停下!"
    
    清脆的声音唤醒他的神智,他停下来,抬头向上看去。

    安东尼奥屏住了呼吸。

    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人。

    罗维诺站在塔二层的窗口处俯视着安东尼奥,他果绿色的眼睛瞪得溜圆,柔顺的头发顺着风漂浮起来,有一屡却轻轻地翘起,为他精细的面容平添了可爱的韵色。

     他一瞬间占据了安东尼奥所有的目光。

    "你是费尔南德斯家的小鬼?"

     罗维诺的声音再一次使他回过神来。

    "你认识我父亲?"

    "每一个到来的人都会报上自己名字,现在到你了。"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好,我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你真应该看看你的样子,虽然很少有人能走出那片荆棘丛生,但你父亲可没像你这么狼狈。”

      罗维诺托腮看向安东尼奥,听到他的话安东尼奥这才想起了清洗伤口这件重要的大事。

      "好久没人来过了。”

      罗维诺边看着他包扎,边与他聊天。

      "你就是传说中的守塔人?"

      "对啊,有问题吗?"

     "塔顶上的宝石是你每个夜晚放上的吧!"

      安东尼奥抬头露出自己最擅长的灿烂笑容,深绿色的眼睛透着无法形容的光芒。

      罗维诺向下扔了块石头砸在安东尼奥的脸上。

      他鼓起了自己的脸。

     "果然是为了宝石,我还以为你会和那些人不同!你就在那自生自灭吧!"

     罗维诺从窗台处消失,安东尼奥没想过他会生气,愣了几秒后大声喊罗维诺的名字,却始终无人回应。

    安东尼奥挠挠头,有些悲伤地收拾行李。

     他并非随口一问,却实在没想过那会触到罗维诺的雷点。

     他在塔下的草坪搭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帐篷。

     萤火虫又来到他的眼前,白色的纸飞机悠然地落下。

     他连忙抓住了它。

     "警告你不要靠近大门,里面的野兽直接能要了你的性命!"

     纸飞机内部的字不难看却写得歪歪扭扭,不难想象它的主人有多久没写过字了。

     安东尼奥笑了起来,纸飞机上挂着一小袋伤药。

     他真可爱。

     安东尼奥想。

     他想将纸飞机叠起,却发现后面还有一句话。

     "有没有人说过你笑得很傻。"

  ——————TBC——————









嗯,宝石有借用怪盗基德的梗。
基友:苏叶。头像双黑那个。
请支持她。
我才不会告诉她我在写亲子分。
不艾特了。

     

     

     

     

     

      

   

  
  

   

  

   
 
  

  
   
      
 

【乔高乔】有何不可

*贺文
*文笔渣
*ooc
*各种私设
*其实我就喜欢平平淡淡的爱情
*有借用许嵩的《有何不可》,但不是歌改
*感谢观看
以上

    "英杰,我回来了。"

    天空下着细碎的小雨,高英杰刚从便利店回家,就接到了乔一帆的电话。

     "一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你不带队抢boss吗?”高英杰把手中的塑料袋放到桌子上,调笑般地打趣道。

     "野图boss哪有你重要。英杰,我可是谁也没说连夜赶的飞机,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

     "刚刚表白完,我知道一帆你一定会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啦。"

      "一帆你在哪?等我,马上来。"

     
      秋天的天气已经转凉,一滴一滴的雨点仿佛断掉的珍珠项链,毫无规则地落到黑得发亮的柏油路上。

      这可能是今年下的最后一场雨了。高英杰紧了紧脖子上薄薄的围巾。

      北京的空气照例不好,但微风却吹散了几丝阴霾,至少他看到了远处站在蛋糕店前的乔一帆。

      乔一帆抬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则走到远处向前慢慢靠近。

      "四朵、五朵、六朵……"

      "一帆!!!”

      "啊!!!"

      高英杰搂住乔一帆,感受到他身上的丝丝凉气,又把围巾摘下缠到他的脖子上。

     "嘻嘻,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英杰!你都是队长了,还这么调皮!"

    "这不是你吗。一帆你数什么呢?"

    "乌云。马上要出太阳了,下次再掉下的,可就不是雨滴了。"

    "时间过得真快,上次我转会走的那天,就是这样的天气。"

    "噗!别想那么多了,走了,一帆。"
   

    微草俱乐部坐落于商业街的后方,标志性的旗帜随着风飘荡,见证了当年稚嫩的小新人变成冠军队的王牌队长。

     乔一帆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外表变了很多,但还是那个微草战队啊。"他放下手机牵起高英杰的手。

     高英杰拿出两张账号卡,上面是一个叫"灰月"的刺客。

     "‘王不留行’这个神级账号,还是没有‘木恩’用着顺手啊。一会回我家玩?"

     “英杰,还是你懂我,不怕我抢你家的boss?”

      “都是队长,各凭实力嘛。”

      乔一帆笑着摸高英杰的头,高英杰也伸出手反击回来,却被乔一帆一把抓住。

       "英杰,看我给你个惊喜。"

      高英杰想不到乔一帆会轻车熟路地带他回到他自己家门前,更没想到乔一帆打开了对面家的门。

       房间两室一厅,虽说东西不多,但是干净整洁,卧室里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两台电脑。

      窗台上是一盆刚刚发芽的吊兰和几个空的相架。

      "我拖亲戚买来的,以后这就是我家了。"

      "欢迎随时来玩哦,英杰!"

      "可是你的战队……"

      "我说过了,哪有你重要。放心,有重要事情我会赶回去的,我在这也照样能管理战队啊。"

      两台电脑分别登入了游戏,一个角色叫“灰月”,另一个叫"木恩"

      乔一帆扭头想亲下高英杰的脸颊,却猛地感到唇上冰凉的触感。

       "一帆,有你在真好。"

——————end——————




兴欣全体成员:队长你不能这样啊!
(;´༎ຶД༎ຶ`)

@苏叶 请支持她!!!
   
    

【乔韩】无望亦永恒

*自力更生
*花吐症
*老韩吐花
*ooc
*一发产完,极其潦草
*辣眼睛,甚入
*欢迎捉虫



   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第六届全明星周末上。
   往年的全明星周末对于韩文清来说都无趣至及,关于提高自己人气这件事情,他往往更在乎他的战绩。
    而那次的全明星赛却出人意料。
    从微草新人战胜自家的王牌队长到叶秋的回归宣言,无一不是巨大的爆料。
    当然,无论是什么都不能阻挡住韩文清的步伐,即遍是叶秋也不能。

     直到深紫色带血的花瓣从他的喉咙中涌出。
     韩文清抹了抹嘴角渗出的血,把花瓣扔到地上,头也不回地向前走。

     那天,蓝紫色头发的男孩在高英杰战胜王杰希后开始挑战第一阵鬼李轩。
     对于高英杰,他的评价有限,新人想要挤掉老人称霸联盟未免太嫩了。
     但那个叫乔一帆的新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就在他以为这个微草的另一位新人也将像一匹黑马般脱颖而出时——
     乔一帆输掉了比赛。
     而且输得很难看。
     韩文清看不见赛场后的男孩,只有在大投影上垂死的阵鬼。
     他不知微草卖的什么关子,但他却听到了张新杰的话。
     他说,那个孩子太鲁莽了。

     韩文清的喉咙一阵瘙痒,他不住的咳嗽起来,紫色的花瓣像甩不掉的梦魇一样出现。
     张新杰在他身旁叹了口气,韩文清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隐瞒他的病症。
     “韩队,去休息吧。”
     即使退役,张新杰也没改变称呼。
     现任队长宋奇英说过,即使韩文清现在紧紧是霸图的教练,他仍是他们的队长。
      韩文清看着手中仿佛夺命死神般的花瓣,闭上了不同于以往那样犀利的眼睛。
      里面充盈着满满的疲倦。
      即使是一如既往的韩文清,也会有累的一天。
      桔梗花瓣像在嘲笑他无望的爱,再一次从喉咙里汹涌而出。
      感情这种事,即使是张新杰也无能为力。

      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常常想起那个如天使般美好的男孩了?
      也许是在他第二次出现在赛场上时吧。
      没人会想到当年那个青涩的小男孩会成为兴欣的主力之一。
      他们最亲近的一次相遇仍是在战场上,在他最后一次在职业圈的战场上。
      他永远也想不到,乔一帆在那天向他告白。
      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理由很简单:他们根本没见过几次面。而且乔一帆的路还有很长。
      不过韩文清知道,原因大多源于后者。乔一帆一直是个细心的人,第六届的全明星周末已经使他改变了很多,他更不会只因为真心话大冒险这种荒唐的事情而向他告白。
      韩文清承认他已经喜欢那个孩子很久了,但他不愿耽误乔一帆的未来。
      韩文清有他自己的原则,他从不做无意义的事,而他认定了的事,他会一如既往的坚持到底。

      韩文清向张新杰摆摆手,霸图的前任队长有他自己的尊严,即使是死期将至。
      得花吐症之人,只有得到心悦之人一个两情相悦的拥抱才能得救。
      他早已将自己当成死人。

      乔一帆赶到霸图时,一直冷静的张新杰前辈头上冒着一层虚汗,他一句话没有说,带领乔一帆赶到韩文清的房间。
      门里,桔梗花香处处飘荡,韩文清强壮的身躯此刻显得虚弱无比,花瓣不停从嘴中涌出。
      乔一帆上前抱住他心心念念的前辈,他轻柔地转过韩文清的头,在唇上轻轻印了一吻。
      "前辈,请您相信我!"
      他柔和地扶正前辈的身躯,整理他微乱的黑发。
      韩文清愣住了,另他震惊的是他喉咙的瘙痒感消失了,花瓣不再出现在他嘴边。
      乔一帆笑起来,他握住韩文清的手。
     "前辈,桔梗的花语不只一个,让我们的爱成为永恒,好吗?"
      他笑起来好似天使一般,韩文清知道,
      乔一帆是个真正的天使,上帝派来拯救他的天使。
       既然后辈都拥有如此勇气,不懂得认输的他又有什么理由不去一试呢?

       愿他们拥有像桔梗花一般美好永恒的爱情。
                ————————end————————
桔梗花语:无望之爱,永恒之爱












张新杰:我被迫入了邪教。

【荷比】风与花香

*小红帽设定(改得面目全非了已经)
*occ(不管有木有先打上)
*依旧是新人一个(欢迎天使来捉虫)
*荷哥比姐他们有那~么美好(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
*和题目关系不大(没有总感觉差些什么,作为一个取名废……)
*谢谢观看(你们都是天使)
以上





    在得到那个红色的小绒帽时,贝露琪无疑是很开心的。

    它总能带来一些奇迹般地相遇。

    春天的天空总是一种朦胧的色彩,阳光照在身上的同时,微风也不免在身间游走着。

    贝露琪手提着一个精致的小篮子,从里面散发出的阵阵香气,就不难想象出红色的餐布后藏匿着多么诱人的点心。

    这是贝露琪要送给远住在森林深处的外婆的,在得知外婆生病之后,她几乎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

    外婆喜欢那些娇嫩美丽的花朵,她想,也许她可以摘下几朵放在外婆床头的小花瓶中,那可能使外婆的病得到好转。

    森林的开端便分开形成两条路,虽然尽头都会通向外婆的小屋,但贝露琪记得妈妈告诫过她不要走小路。

    小路是危险的,因为其中住着一头凶狠的狼。

    其实大路小路的区别也不大,不过因为人们常年只走一条路,另一条也就逐渐变得杂草从生,散发出阴冷的气息,更加无人关注。

    至于恶狼,渐渐的听着却更像一个传说。

    贝露琪还是选择了小路,因为那里有着娇巧而美丽的郁金香,这是她和外婆最喜欢的花。

    出乎意料的是,她刚踏进一步,就停了下来。

    贝露琪看见了倚在树边的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有着一头极其显眼的纯金色头发,围着一条深蓝与浅蓝色相间的围巾。

    这条极长的围巾甚至拖到了男人的大腿处。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男人皱起他英挺的眉毛,碧蓝的眼睛半眯着,直勾勾地盯向她。

    贝露琪被男人的突然现身所吓了一跳,但她立刻平静了下来,高大的男人并没有散发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你好!”贝露琪微笑着打招呼。她的语气轻快又活泼,蹦蹦跳跳地来到了男人的身边。

    “你知道你不应该到这里来的。”男人的声音低沉,不沙哑但却富有磁性。

    “你看到那些郁金香了吗?”贝露琪反问道。

    “它们很漂亮。”男人原本舒缓些的眉毛再次聚到一起。

    “所以你就为了那些花?”

    风把植物吹的沙沙作响,一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贝露琪眨了眨她翠绿的大眼睛,里面盈杂着满满的笑意。

    “再见,先生!”贝露琪从男人的身边走开,向他挥手告别。

    “等等!”男人迅速地抓住了贝露琪的手腕。

    风并未再次来到他们的身边,却依旧传来了叶子摆动的声音。

    一大片金色在贝露琪刚刚转头便映入眼帘,
    是一束金黄色的郁金香。

    “送给我的吗?”贝露琪咪起她的眼睛,却依旧藏不住浓浓的笑意。

     男人点点头把花递到她的怀里,却又向前迈了两步。

     他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攥着一朵鲜红的郁金香。

    贝露琪不禁小声的惊呼了一下,在这个小镇子中很少有除了金黄色与嫩粉色之外的郁金香。

    男人的手轻柔地拂开她的发丝,把那枝嫣红的花朵别在她的发间。

    他仍未做出任何表情,但那双与天空同色的眼睛却映出与绿色海洋相同的光芒。

     贝露琪的脸开始发烫。

     男人揉了揉贝露琪的头,再轻轻拂正了发间的花朵。

    “别迷路了。”他说。

    贝露琪回过神来,她摘下她的小红帽,金色的头发散开,在阳光下形成一道道耀眼的光芒。

    “谢谢你,狼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她笑着向男人告别,男人和发色相同的耳朵并不明显,但他藏不住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认识了很可爱的狼先生呢!贝露琪笑着继续赶路。

    她再也不用走上那条阴暗的小路,因为在分叉口的大树旁总有一位蓝眼睛的狼先生在等她,还有一朵鲜红的郁金香。

—end—


私设比姐小时候和妈妈一起去过外婆家,荷哥见过比姐,比姐没见过荷哥,但还是有点印象的。(毕竟荷哥这一大坨金色)

【罗包】撩人嘛,谁不会?

考试拜罗辑大佬后的产物
新人发文
一句话莫橙,无其他cp
ooc是绝对了
以上

   不知何时起联盟里流行起了壁咚,这一股恶习流传的飞快,看着墙角默默无声的莫凡和脸色微红的苏沐橙,罗辑只能一边扶额一边加快自己的脚步。
     很少有人知道这股子恶习从何而来,但身在兴欣的罗辑却清楚的很。
     毕竟在前队长壁咚魏琛借火时,他和包子就在一旁。
     看着包荣兴一脸.还有这种方式.的表情,罗辑就暗叫不好。
     虽然包子的想法经常脱线,但这个时候他想干嘛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吧!
    于是罗辑撒腿就跑。
    对此他被包荣兴追了一整天。
    正在往书架上放书的罗辑看着飞奔而来的包荣兴表示他的心很累。
    嗯。不想再跑了。
    他左右环顾了一下,除了身后的一堵墙和身侧的书架外,面前还有一把上次拖来的小椅子。
    很好。他在心里默念着。
    目测包荣兴距离我大概有38米,以他的速度按照1秒7米算来,大概还有5秒半的时间,按照我的速度走到一边拽来椅子需要2秒。以防万一,我应该在3秒后行动。如果一切成功 ,他转身需要2秒,我上到椅子上需要1秒半,他绝对不能在半秒中内做出任何举动。现在他距我大概还有20米。很好,就是现在!
     当罗辑跑到椅子前并把它拽来时,包荣兴如意料之中撞到了墙上。
      "小弟,你怎么又跑了啊?"包荣兴揉着鼻子转过身来。
      "咚!"一只手从他耳边穿过,按在他脑后的那面墙上。
      包荣兴瞪大眼睛向上看,自己的小弟满脸笑容地呼了口气。
       "老大,"
       罗辑用空出的手擦了下额头的汗,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他。
      "现在,你满意了吗?"
   



     

       距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位叶姓人士所说,自家那个情商极低的小弟最近总是莫名其妙地脸红。

【本体+亚种】本体亚种cp大混乱

静六
“死跳蚤,你又来池袋做什么,想死吗?啊?”
“小静,我可没有太多时间陪你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你真的很吵,分手吧。”

静迷
“小静小静,迷迷好无聊。快来陪我玩!”
“迷、幻、临、也!我已经陪了你20个小时,分手吧!”

津临
“呐,津轻,明明是个怪物却有着人类的性格,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呢?不如让新罗把你解刨了吧~"
“分手吧,临也。”

梦临
“临临,我真是想死你了!晚上一起.玩.吧!”
“滚开,我受够了!分手!”

执日
“执静,庶民你离我远一点,去那边开门去!”
“是是是。不过,我们还是分手吧,日日也大人。”

月樱
“樱也,你终于来找我了!”
“月岛先生,我找了你一整天,我们分手吧。”


------------------分割----------------------


静临
“小静真是个单细胞的生物呢~”
“混蛋,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再来池袋子吗?死跳蚤!”
“小静~,你这样可是追不到我的~”

津迷
“津轻,你终于来了,迷迷要无聊死了!”
“迷迷,不要哭啊!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月六
“六臂的手腕又受伤了。话说商店到底在哪?”
“啊,六臂!”
“笨蛋月岛,我不是说过不要出来接触恶心的人类吗,我找了你好久。不过谁让我最喜欢月岛了呢!算了,我们回家吧。”

梦日
“日日也大人,我想死您了啊!呃!疼!”
“庶民,告诉过你不许接近我啊!虽然我也有点想你了…(小声)”

执樱
“樱也先生真是越来越高雅了。”
“谢谢您,执静先生。要来喝杯茶吗?”
















每一对cp都有他们自己存在的方式